天气预报: 网站搜索:
 
理论学习
理论学习
首页 >> 理论学习
浅析人民政协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独特优势
发布日期:2019-02-22         阅读次数:253
【文字 】【关闭窗口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浅析人民政协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
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独特优势

励洁

  摘要:国家治理体系是党领导下管理国家的制度体系,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和党的建设等各领域体制机制、法律法规安排,是一整套紧密相连、相互协调的国家制度;国家治理能力则是运用国家制度管理社会各方面事务的能力,包括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等各个方面。人民政协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是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蕴含的功能与国家治理目标具有价值取向的一致性。因此,充分发挥人民政协独特优势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意。
关键词: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 协商民主 人民政协
  十九大报告首次明确指出国家治理体系与能力现代化的时间点,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时,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把我国建设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时,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这说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政治建设与国家治理现代化高度契合。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是实践协商民主的主要组织载体,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中,笔者拟通过探究协商民主视阈下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丰富内涵,剖析人民政协在协商民主的独特优势,构建起人民政协与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两者之间的内在逻辑联系,在此逻辑架构下浅析人民政协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独特优势。
  一、协商民主视阈下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内涵
  与西方“治理”强调以多元的主体和方式解决公共事务的理念不同,我国提出的“国家治理”理论融合了“国家”与“治理”两个概念,是改造了的中国化概念,具有深刻的时代背景和实践意义。“国家治理”既明确政府在多元治理主体中的主要地位,又吸收了多元主体参与协商的理念,是马克思主义国家本质学说视域下的理论创新。有学者解释了中国语境下的“国家治理”概念,认为,国家治理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遵循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规定性,基于党和人民根本利益一致性,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和社会变化的新的历史条件下,按照科学、民主、依法和有效性来优化和创新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优化和创新执政体制机制和国家管理体制机制,优化和提升执政能力,实现民主与法治的共融、国家与社会的共通、政府与公民的共治,由此达成国家和社会的和谐发展和长治久安。[1]
  (一)、坚持党的领导是国家治理的根本保障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其完整表述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就说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与健全是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前提,是中国国家治理的基本内涵和内在逻辑,决定了国家治理的前提、方向、目标和最终目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最本质的特征,也是国家治理的根本保障。这种领导地位和执政地位的取得源自于党的性质、宗旨和奋斗目标,奠定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的各个历史时期取得的伟大成就,是人民的选择,历史的选择。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就必须坚持党的领导。
  坚持党的领导,就是要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坚持党的领导,就是要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确保党始终总揽全局、协调各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面临着更加艰巨的新挑战、新问题,只有坚持中国共产党的全面领导,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高党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和动力,才能真正实现一张蓝图绘到底。
  坚持党的领导,就是要形成更广泛、更有效的民主。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是中国各族人民利益的忠实代表。在党的领导下,将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相结合体现了民主与集中的统一,确保了权力运行的人民性,民主的广泛性,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活力来源。
  (二)、发展协商民主是推动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途径
  理顺国家、社会、公民三者关系,转变国家管理职能,推进服务型政府建设,实现多元主体有序参与国家治理的良性互动是现代化国家治理的核心所在。协商民主能够最大限度实现多元治理主体的广泛参与、平等协商,有助于理清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在国家治理过程中的权力边界,提升国家治理的正当性和合法性。
  协商民主的政治实践为新中国成立提供了正当性基础。在《论联合政府》中,毛泽东指出,抗战之后国家建立的当务之急是“废止国民党一党专政,成立一个由国民党、共产党、民主同盟和无党无派分子的代表人物联合组成的临时的中央政府”,这一表述构成协商建国的重要理论基础。建国时,中国共产党联合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等各界代表就国体和国家根本政治制度、方针、政策等开展政治协商,在此基础上达成的建国共识为新中国建立提供了正当性基础。
  协商民主的平等、参与、多元化的特点使之成为选举民主的重要补充。2007年,《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首次正式使用了“协商民主”的概念,指出:“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相结合,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一大特点……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相结合,拓展了社会主义民主的深度和广度。经过充分的政治协商,既尊重了多数人的意愿,又照顾了少数人的合理要求,保障最大限度地实现人民民主,促进社会和谐发展。”[2]选举民主是人民通过行使权利选举代表授权委托参与国家和社会生活的管理,是间接性而非直接性的政治参与。协商民主则是在决策之前建立事先审视与预先评估,有助于促进政治权威决断的集思广益,契合民众对政治生活的内在需求,是实现人民最广泛、最有效的政治参与的重要途径。
  协商民主以公共利益为导向是良法善治的实践形式。善治就是良好的治理,它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最终目标,具体表现为治理绩效良好、治理过程刚柔有度、治理主体关系和谐三个方面。[3]协商民主理论认为,个人偏好在协商之前是不可知的,在公共对话、辩论、讨论和商议之后却是可以改变的,因而可以通过公共协商的民主过程化解个人偏好之间的冲突,并将个人偏好转向公共利益,寻找民意的“最大公约数”并由此达成普遍共识,从而实现权力的善治,这是协商的公共目的所在。协商和民主深层次蕴含的妥协和互惠功能是实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这一当代中国公共权力至善理念的重要价值基础。
  二、人民政协在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中的独特优势
  201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实施意见》 明确提出:继续重点加强政党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积极开展人大协商、基层协商、人民团体协商,逐步探索社会组织协商。由此确立了“6+1”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协商体系。七种协商形式中,政党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社会组织协商等都和政协协商直接相关,这说明人民政协作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是我国实行协商民主最主要的载体和最佳的实践形式,其除具备协商民主形式的共性之外,还具有作为专门机构的独特优势,这也决定了人民政协在发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中发挥作用的行动逻辑。
  (一)、代表的广泛性。人民政协作为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和多党合作运作的载体,包括中国共产党、8个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共青团、工会、妇联、青联、工商联、科协、台联、侨联等8个主要人民团体,中国56个民族和五大宗教团体的代表人物,香港特别行政区同胞、澳门特别行政区同胞、台湾同胞和归国侨胞的代表,以及其他各个界别的代表人士,具有组织上的广泛代表性和政治上的巨大包容性,真正体现了整个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大联合。政协委员由其所在界别协商推荐产生,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这种主体的广泛代表性能够将社会各阶层的意见、愿望和诉求加以准确、系统、真实地反映,最大程度地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民主权利,使国家治理体系更健全、更丰富,利益表达更充分、更完整,进而使国家治理能力得到进一步整合和汇聚。
  (二)、协商的专业性。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习近平进一步强调了人民政协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同时做出了人民政协是协商民主“专门协商机构”的重要论断,并提出要 “把协商民主贯穿(人民政协)履行职能全过程”[4] 。专门协商机构是对政协在国家政治体制和政治架构中的性质和功能的最恰当的表达。与政党协商、立法协商、行政协商等将协商作为履行职能的工作形式不同,协商形式之于人民政协不仅是具体的工作方式,而且贯穿于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三大职能的实现过程之中,是人民政协的基本职责之一。在60多年的实践经历中,人民政协积累了丰富的实践和理论成果,形成了一整套规范的议事规程、程序和机制,协商流程更加完备,协商形式载体更加多层多样,协商渠道不断拓宽,为政协开展常态化的履职监督提供了保障。
  (三)组织的系统性。在组织体系上,人民政协已经建立和完善了包括中央一级、省级、副省级、地级、县级政协等五级组织结构完备、纵向一体的组织体系。在协商形式上,人民政协在实践中形成了专题协商、对口协商、界别协商、提案办理协商等形式。在协商内容上,包括了国家大政方针和地方的重要举措以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问题,各党派参加人民政协工作的共同性事务,政协内部的重要事务,以及有关爱国统一战线的其他重要问题等都纳入了协商范畴。
  三、充分发挥政协优势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
  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中明确表示: 人民政协要适应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发挥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重要渠道作用,完善人民政协制度体系,规范协商内容、协商程序,把协商民主贯穿履行职能全过程,实现政协履职能力的现代化。作为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人民政协蕴含的功能与国家治理目标的多元、协调、民主、法治等理念是相通的。充分发挥其优势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
  (一)、发挥政协民主优势,推进治理手段的民主化。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从根本上说,就是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最广泛地动员和组织人民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实现最广泛的民主。要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不断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就要充分发挥人民政协的民主优势,使之成为国家协商治理中示范引领作用的平台与载体,引导和拓展其他协商民主形式。进一步建立健全社情民意汇集机制,畅通人民群众诉求表达渠道,始终确保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具有极大包容性与代表性,尽可能多地把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智慧容纳到国家治理现代化实践中来,提升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治理效能。
  (二)、发挥政协组织优势,推进治理主体的多元化。
国家治理能力与治理体系的现代化要求多元化的治理主体。人民政协作为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和多党合作运作的载体,具有组织上的广泛代表性,在密切联系群众、协调关系、化解矛盾等方面所具有的独特优势和现代治理的精神相契合。发挥政协组织优势,一是要调整和优化界别构成,完善界别设置。根据社会阶层结构主要变化的削弱或增设相应界别,确保政协委员界别明确,代表性突出。同时,根据经济社会的发展变化,适当调整界别人数和人选,使界别委员规模更加科学合理,为国家治理提供更为广泛的民意和民智基础。二是要丰富协商对话的形式和机制,提升协商成效。实行先调研后协商,切实提升调研质量和深度,增强谏言献策的针对性。加强督促落实,完善政协成果转化落实反馈工作机制,保障协商成果转化效率。
  (三)、发挥政协制度优势,推进治理方式的法治化。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社会主义事业建设的重大战略方针,从党的意志升华为基于协商而形成的共识,这与中国语境下的“国家治理”相吻合。进一步健全和完善自身机制和制度建设,是发挥政协优势的必然选择,也是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内在要求。一是要坚持党的领导。人民政协要自觉接受党的领导,努力把党的指导思想和党的主张转化成为参加人民政协各党派团体和各族各界人士的思想政治共识,围绕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积极开展各项履职活动。二是完善委员联络制度。不断完善政协委员与人民政协会议及其常务委员会的联系渠道,丰富政协领导、常委、委员的联系渠道,提升委员履职建言实效。三是构建跨界别委员交流机制。对于多个界别共同关注的重大课题,通过联席会议等形式邀请有关界别委员共同参加有助于提高协商实效。
  

参考文献:
[1]王浦劬:全面准确深入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目标 
[2]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的政党制度》, 《人民日报》2007年11月16日,第15版。
[3]汪根木 贺俊春:《善治语境中的政党协商》江苏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4]习近平.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链接导航
|   首 页   |   致公简介   |   组织建设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您是第 577522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中国致公党宁波市委员会 浙ICP备11026880号-1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马园路郎官大厦5楼 邮编:315010